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-AA+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英文

             

波特无罪,乔逃亡在外

汤姆·索亚历险记 by 马克.吐温

2011-10-25 16:57

最后,昏昏然的气氛被打破了——而且打破得很彻底:那起谋杀案在法庭上公开审理
了。这事立即成了全镇人谈论的热门话题。汤姆无法摆脱这件事。每逢有人提及这起谋杀
案,他就心为之悸,因为他那不安的良心和极度的恐惧几乎使他相信,人家是故意说给他
听,探探他的“口风“;他不明白,别人怎么会怀疑自己了解这个案情,但听了这些议论,
他总是不能够泰然处之。这些话让他不停地打寒噤。他把哈克拉到一个僻静处,同他谈了这
件事。能暂时地倾吐一下心结,和另一个同样受折磨的人共同分担一下忧愁,这对汤姆来
说,多少算是点安慰。而且,他想搞清楚,哈克是否始终没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。
“哈克,你曾经跟什么人说起过——那件事吗?“
“什么事情?“
“明知故问。“
“哦——当然没说过。“
“一句也没说过吗?“
“一个字也没说过,我发誓。你问这个干吗?“
“唉,我很害怕。“
“嘿,汤姆·索亚,一旦秘密泄露,我们连两天也活不成。这你知道。“
汤姆觉得心里踏实多了。停了一会,他说:
“哈克,要是他们逼你招供,你怎么办?“
“逼我招供?嘿,除非我想被那个混帐王八蛋活活淹死,我才会招供。否则,他们绝办
不到。“
“好吧,这样就没事了。我想只要咱们守口如瓶,就可保安然无恙。但是,让咱们再发
一回誓吧。这样更牢靠些。“
“我赞成。“
于是他们又非常严肃认真地发了一回誓。
“大家都在议论些什么事,哈克?我听到的多得一塌糊涂呀!“
“什么事?嗐,还不是莫夫·波特、莫夫·波特、莫夫·波特,没完没了。这些话让人
直冒冷汗,我想找个地方躲一躲。“
“我也有同感。我想他算是完了。你是不是有时候也为他感到难过?“
“差不多经常为他难过——经常是这样。他不算什么人物;但他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
理的事情。不过是钓钓鱼,去卖钱来换酒大喝一通——常到处闲逛;可是,老天,咱们也没
少干这些事啊——起码咱们多半都是这样——连布道的人也不例外。但是他心眼好——有一
次,我钓的鱼不够两个人分,他还给了我半条鱼;还有好多次,我运气不佳的时候,他都没
少帮忙。“
“哎,哈克,他帮我修过风筝,还帮我把鱼钩系在竿子上。
我希望我们能把他救出来。“
“哎呀!汤姆,那可使不得。况且,救出来也不济于事;
他们还会再把他抓回去。“
“是呀——他们会再把他抓回去。可是,我讨厌听到他们骂他是魔鬼,其实他根本没干
——那件事。“
“我也一样,汤姆。老天爷,我听到他们骂他是全国头一号恶棍,他们还说他为什么从
前没被绞死呢。“
“对,他们一直都是这么骂的。我还听人说,要是他被放出来,他们就偷偷结果掉他。“
“他们真的会那么干。“
两个孩子谈了很久,可并没有得到什么安慰。天色向晚,他俩来到那偏僻的小牢房附近
转悠,心里存着不太明确的希望,希望能发生什么意外之事,来帮他们排忧解难。但是,什
么事也没发生;似乎没什么天使神仙对这倒霉的囚犯感兴趣。
这两个孩子还是像从前那样——走到牢房的窗户那儿,给波特递进去一点烟叶和火柴。
他被关在第一层,没有看守。
他非常感激他俩给他送好东西,这更让他俩的良心不安起来——这一次,像把刀似的深
深刺进他们心里。当波特打开话匣时,他俩觉得自己极其胆小怕事,是个十足的叛徒。他说:
“孩子们,你们对我太好了——比镇上任何其他的人都好。我不会忘记的,我忘不了。
我常自个儿唸叨着:‘我过去常常给镇上的孩子们修理风筝之类的玩具,告诉他们什么地方
钓鱼最好,尽力和他们交朋友。但现在波特老头遭难了,他们就把他给忘了;可是啊,汤姆
没有忘,哈克也没有忘——只有他俩没有忘记他。’我说:‘我也不会忘记他们。’啊,孩
子们,我干了件可怕的事情——当时我喝醉了,神志不清——我只能这么解释——现在,我
要因此事而被吊死,这是应该的。我想,是应该的,也是最好的——我反倒希望被吊死。
哦,咱们不谈这事了吧。我不想让你们伤心难过;你们对我这么好,但是,我想对你们说的
就是,你们千万不能酗酒啊——这样,你们就不会被关到这里了。你们再往西站一点——对
——就这样;一个人遭此不幸,还能看到对他友好的面孔,真是莫大的安慰啊。现在,除了
你们,再也没有人来看我了。多么友好的脸蛋——多友好啊。你们俩一个爬到另一个背上,
让我摸摸你们的脸吧。好了。咱们握握手吧——你们的手可以从窗户缝中伸进来,我的手太
大不行。这么小的手,没多大力气——可就是这小手帮了莫夫·波特很大的忙,要是能帮上
更大的忙,也会帮的呀。“
汤姆悲痛地回到家里,当夜做了很多恶梦。第二天和第三天,他在法院外面转来转去,
心里有种无法克制的冲动,想闯进去,可他还是强迫自己留在外面。哈克也有同样的经历。
他们故意相互回避着。他们时常从那里走开,可是又都被这件惨案吸引回来。每当有旁听的
人从法庭出来,汤姆就侧着耳朵细听,但听到的消息都令人忧心忡忡——法网越来越无情地
罩向可怜的莫夫·波特身上。第二天快结束的时候,镇上传言,印第安·乔的证据确凿无
疑,陪审团如何裁决此案是明摆着的了。
那天夜里,汤姆很晚才回来,他从窗子里爬进来上床睡觉。由于极度兴奋,过了好几个
小时他才睡着。次晨,镇上所有的人成群结队地向法院走去,因为今天是个不平常的日子。
听众席上挤满了人,男女各占一半。人们等了很久,陪审团才一个接着一个入场就座;不一
会,波特带着手铐被押了进来,他面色苍白,一脸憔悴,神情羞怯,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。
他坐的地方很显眼,全场好奇的人都能看得见。印第安·乔也同样地引人注目,他还是和先
前一样不露声色。又过了一会,法官驾到,执法官就宣布开庭。接着,就听见律师们惯例式
地低头接耳和收拾文件的声音。这些细节和随后的耽搁给人们一种准备开庭的印象,它既让
人印象深刻同时又令人着迷。
现在,一个证人被带上来。他作证说在谋杀案发生的那天清晨,他看见莫夫·波特在河
里洗澡,并且很快就溜掉了。
原告律师问了一会,说:
“问讯证人。“
犯人抬眼看了一会,然后又低下了眼睛。这时他的辩护律师说:
“我没有问题要问。“
第二个证人证明,他曾在被害人尸体附近发现了那把刀。
原告律师说:
“问讯证人。“
波特的律师说:“我没有问题要问。“
第三个证人发誓说,他常常看见波特带着那把刀。
“问讯证人。“
波特的律师拒绝向这个证人提问。看得出听众们开始恼火了。难道这个辩护律师不打算
作任何努力,就把他的当事人性命给断送掉吗?
有几个证人都作证说当波特被带到凶杀现场时,他表现出了畏罪行为。被告的律师没有
盘问他们一句,就允许他们退出了证人席。
在场的人对那天早上坟地里发生的悲剧都记忆犹新。现在宣过誓的证人把一个一个的细
节都讲了出来,不过他们无一受到波特律师的盘问。全场一片低语声,表达了人们的困惑和
不满的情绪,结果引起了法官的一阵申斥。于是,原告律师说:
“诸位公民宣誓作证,言简意赅不容置疑,据此,我们认定这起可怕的谋杀案,毫无疑
问,系被告席上这个不幸的犯人所为。本案取证到此结束。“
可怜的莫夫呻吟了一声,他双手捂脸,来回轻轻地摇晃着身子,与此同时法庭上一片寂
静,令人痛苦。许多男人都被感动了,女人们也掉下了同情的眼泪。这时,辩护律师站起身
来,说:
“法官大人,本庭审讯之初,我们的所言就涵盖了开庭审讯之目的,我们曾力图证明我
言外之意:我的当事人喝了酒,所以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干了这件可怕的事情。现在我改变
了主意,我申请撤回那篇辩护词。“然后他对书记员说:“传汤姆·索亚!“
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莫名其妙,惊诧不已;连波特也不例外。当汤姆站起来,走到证人席
上的时候,人们都怀着极大的兴趣迷惑不解地盯着他。这孩子因为受到过分惊吓,看起来有
点不能自制。他宣了誓。
“汤姆·索亚,6月17日大约半夜时分,你在什么地方?“
看见印第安·乔那张冷酷的脸,汤姆舌头僵住了,讲不出话来。听众们屏息敛气静听,
可是话还是没有说出来。然而,过了几分钟,这孩子恢复了一点气力,勉强提高了声音,但
仍然只有部分人能听清楚他的话:
“在坟地!“
“请你稍微大点声。别害怕。你是在……“
“在坟地。“
印第安·乔的脸上迅速地闪过一丝嘲弄的微笑。
“你是在霍斯·威廉斯的坟墓附近的什么地方吗?“
“是的,先生。“
“大点声——再稍微大点声。距离有多远?“
“就像我离您这么远。“
“你是不是藏起来了?“
“是藏起来了。“
“什么地方?“
“藏在坟边的几棵榆树后面。“
印第安·乔吃了一惊,别人几乎没有察觉到。
“还有别人吗?“
“有,先生。我是和……“
“别忙——等一下。你不要提及你同伴的名字。我们在适当的时候,会传问他的。你到
那里去,带着什么东西吗?“
汤姆犹豫着,不知所措。
“说出来吧,孩子——别害怕。说真话总是让人敬佩的。
带了什么去的?“
“就带了一只——呃——一只死猫。“
人们一阵哄笑。法官把他们喝止住了。
“我们会把那只死猫的残骸拿来给大家看的。现在,孩子,你把当时发生的事说出来—
—照实说——什么也别说漏掉,别害怕。“
汤姆开始说了——起初有些吞吞吐吐,可是渐渐地喜欢这个话题了,于是,就越说越流
畅自如;没过多么,除了他在说话外别无其它声音,每双眼睛都在盯着他;人们张着嘴,屏
住呼吸,兴致盎然地听他讲述着这个传奇般的经历,一点都没注意到时间,都被这个恐怖而
又魅力十足的历险吸引住了。
说到后来,汤姆心中积压的情感一下子迸发出来,他说:
“……医生一挥那木牌,莫夫·波特就应声倒在地上,印第安·乔拿着刀,跳过来,狠
狠就是一下……“
“哗啦!“那个混帐闪电一般,朝窗口窜去,冲开所有阻挡他的人,跑了!

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,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,你将获得[1威望] 的奖励,一个IP计算一次.
上一章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